第六章

    “你替自己的生命,可安排得不错啊。”我笑他。

    他很认真,“我不替自己安排,谁替我安排呢?”

    说来也是。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了解我的,是不是?”他温和的问。

    了解他等于了解自己,那还不容易之极。心情脾气其实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我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你毕业后结婚,待玫瑰回去,我叫她去通知爸爸妈妈。”他很高兴,“我们有空去拍个照片,寄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拍拍他的肩膊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同时听到汽车的引擎声,奔出去一看,可不是龙回来了!

    KT连忙下楼去打开门,龙问道:“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KT指指楼上。

    龙进屋子,看见我,点了点头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喝什么?”KT问。

    “一点白兰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什么地方?”KT问。

    “在街上,一回学校,看见你叫同学留的字条,马上赶回来。她没发脾气吧?”龙问。

    “这句问得出奇,”KT说:“她几时发过你脾气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。”龙说:“她对我的感情,到底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你不去问她,也不问自己,倒来问我!”KT说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样?”龙问。

    “跟玫瑰回家去吧,反正你论文已经交了,通不通也不成问题,面试也及格了,余下的,我帮你料理。”KT问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,也许要改几章。”龙说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再回来改也一样的。”KT说道:“你问我怎么办,我才出了一点馊主意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KT,连你也生我气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龙,这完全在你自己,再搞下去,大家无益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父母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龙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他的脸是苍白的,嘴唇抿得很直。但他还是好看的,这么好看的一个人……太难得了,可是他到底不过是一个人,而且是一个柔弱的人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没有生气,我是久久没有生气了。

    我只是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目光接触到我,他说:“你们都不明白我,阿瓦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了,“也许当全世界都不了解你的时候,龙,毛病不在我们,而是在你身上呢。”

    他低着头,一声不响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你有没有考虑到离婚?”

    龙一震,抬起头来。“离婚?不!”

    我很气,“那么你不如听KT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离婚不是一件便当的事。”KT说:“我们两家世世代代都有通婚的关系,姻亲很密,生意来往也很密,是不可以随意离婚的,他们又都是天主教仪式举行的婚礼,当然不是做不到,世界上没有做不到的事,只是阻力大了,困难当然也多,况且龙不见得不爱玫瑰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爱玫瑰。”他说:“只是你们给我的压力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,KT说:这是我们应该长大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KT对他真是耐心,我听着听着就觉得龙是个一窍不通的聪明笨蛋,他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,不是别人可以了解接受的。

    而阿玉呢,却把她的生命也加入龙的世界,龙终于还是回到他的现实生活里来,那么阿玉呢?

    我不禁觉得头痛。

    然后玫瑰醒了,她自楼上下来,一边问:“谁来了?”她看见了龙,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神色,“龙,你来了?”

    她在额上轻的吻了一下。_

    她真是难得,这么年轻,这么好的忍耐力,换了是我,自然也不会大吵大嚷,已经到这种地步。还浪费精神干什么?离婚,可以省嘴舌,不离婚,更应忍耐。可是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,决不会像玫瑰这么喜怒不形于色。

    事后她跟我说了——“但凡男人,不吃软饭,总还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或许她也是说得对的。

    她要跟龙说的话,自然不会让我们听见。

    这些事玫瑰应付惯了,不必替她担心,我只是替阿玉难过。

    我趁他们在秘密商谈的时候,打了一个电话给阿玉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又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呢?你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跟龙在一起,然后他回学校看到一张字条,就送我回来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字条上写的是什么?”我问:“他有没有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是什么事?”阿玉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我说:“所以我问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龙的面色不大好看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阿玉,你可不可听我一句?你不必跟他来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尝不知。”阿玉的声音很平静,“但是我的确是喜欢他,而且……再也找不到比他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没有更好的?”

    “有更好的,我也不要了。”她说,声调还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发痴了,阿玉,此刻他老婆来了,要见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三头六臂,有什么好见的?”阿玉稍微有点紧张,可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她见到你,说的话,必然不大好听……阿玉你想想清楚吧,龙是个懦夫,他不会离了婚来娶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叫过他离婚。”阿玉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等他自动提出来,告诉你,他不会离婚的,他爱他老婆得很,你不过……是他的异性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阿玉听着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仔细吧。”

    她慢慢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呆了很久,也只好收了线。

    我是最怕争风喝醋的,但凡两女一男,或是两男一女,无论关系如何,看在旁人眼中,总是争风喝醋,撇开旁人不理,也总是尴尬相。

    万一我阿瓦陷入这种圈套,一定大步踏开走,干么啊,我又不是演文艺大悲剧的材料,人比人比死人,我干么要给这男人评头品足,跟另外一个女的去比?比赢了,有个屁面子!比输了,跳河还来不及,有什么好处?省了省了!我还读过两年书呢,天下的男人又没死光死绝。

    玫瑰是做了龙的老婆,委屈求全,没有办法,阿玉在玩什么西洋镜,我真是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里,谁是好人?谁是坏人?

    大概我是最坏的坏人,可是我的下场还顶不错,找到了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,还无忧无虑的。

    就不过因为我已经不懂得爱人了,所以也不祈望人家来爱我,像那首小诗里形容的:“人家从年头做到年尾,我活过了冷天才算明夭。”我阿瓦从来不为明天担心,所以活得非常快乐开心,其实人又有什么明天呢?明天或许不会来临,来了,也不过今天的重复,我现在做惯了人,是非常驾轻就熟,做得如鱼得水的。

    KT过来问我:“我们出去吃饭吧,不要管他们两夫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疲倦。”我说:“我想回家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嗳,真是一脸倦容,你怎么了?”他很关切,“你不要为别人的事烦恼好不好?人家都不急,你还在那里一直跳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回家休息一下吧,明天你来看我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他应着。

    我看看楼上,真不知道他们两夫妻可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KT把我送到家,家是静的,我没有像以前那样想回家。以前在路上走着,总想着这个温暖的、有食物的小窝,巴不得走得快一点,可以回来往沙发上一躺,现在我有更好的地方可去,KT的家就几乎是我的家,又怕见阿玉那魂不守舍的样子,所以回不回家,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。

    在门外我与KT道别。

    用锁匙开了门,我觉得客厅与房间都很乱,仿佛两个人都不想再住下去,又好像是搬家的前夕。

    我想真该限阿玉谈一谈,这样子下去总不是道理。

    我随手把瓶子罐子都收拾了起来,拿到厨房去洗。其实我很会做家事,大概比阿玉还做得爽快敏捷,只是我很少做,干么呢?一个人可以懒,就说量的懒。做多了又没奖,又不是疯了。

    出乎我意料之外,阿玉并没有在家。她听了我的电话之后,出去了?

    我把客厅打扫得干干净净,又洗了厨房厕所.简直像大扫除一样,然后把床单都拉下来,换上干净的,把阿玉的书本笔记都弄得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我记得很多年前,当我初认得阿玉的时候,脏的会自动不见,干净的会自动回来,还熨得好好的,放在床尾。因为我跟无聊的人出去了,她在家做一个好女孩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事,我有种心如刀割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后我们在一起,合股买了一部小车子,她开车的时候比较多,因为她开得比较好,可是每个月的分期付款,我却是不拖不赖的。我们还打算将来毕了业,一起买层花园洋房。可是我不了解她,因为她是一个沉默的女孩子,她非常能把过去与现在忍在心里,一言不提,平常也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,只有对我,有时候因为我实在太不像话了,她才叫那么几句。也许就因为我们没有互相了解,所以才相处得那么好。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,美丽的眼睛,美丽的鼻子,美丽的身裁,她是一个完美的人,非常保守的,要求非常严谨的。她看我不顺眼,是因为我太随和邋遢。她是那种“肉割不正不食”的人。我们同学三年了。我总是把她当作我的理想,她是我自身另外的一半,因为我要勇于面对现实,所以才把那一半给牺牲掉了。

    像上次我们在暑假一起回家,途中飞机出了毛病,大伙儿在中东某国的候机室里呆了八个钟头。我索性铺了张招纸在地上大睡一觉,像叫化子一样,她小姐却在沙发上端坐八小时,坐得一头是汗,又气又急,又不能骂人,她是不骂人的。

    何苦呢?结果上了飞机,我付了两镑,舒舒服服的看了一场罗拔烈福演的新片《飞行员壮史》,她却累得金星乱冒。

    她不能适应环境,她为了她的理想,一看见现实就手足无措,心碎胆裂,她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她穿什么衣服,配什么帽子、什么鞋子,都是无懈可击的,走出来,她是时装杂志里的模特儿,一副波希米亚——是修饰过的,不晓得花了多少心血、可是看上去却自然之姿态,我是一个嬉皮,洗洁都要她催的。做人……多早晚是要去的,何苦像她那么认真,那么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把所有地方整理完毕,我把脏东西拿到附近的洗衣店去洗,呆呆的看着衣物在洗衣机内打滚,一件红色的毛衣,滚在内角,又滚出来了,五彩缤纷的,随着肥皂粉的泡沫转,很有一种奇异的启示。

    大家都呆呆的坐着,有些人把报纸翻来覆去的看,我没有,我只是等洗净的衣服出来,然后把它烘干。

    烘干以后,我一件一件的把衣服折起来,放进袋子里,拿回家去。

    起初到这种自助洗衣店来的时候,吓个半死,拿着一把角子,不知道怎么才好,现在应付自苦,只觉得相当浪费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包衣服很重,我吃力的慢慢的把它拖回家。现在有了KT,他若是知道,一定会嚷着怪不我不让他帮忙,其实我也惯了,一个女人,要找男人,不外是想有点气力,没有几个人是懂得爱情的。这么些年来,我阿瓦没有找到过半个男朋友——司机有,小厮有,补习老师有,消遣的有,冤大头也有,什么都有,就是没有堂堂正正、身份平等、拿得出去、问心无愧的男朋友,所以我随得他们来来去去,来了无所谓,大家解解闷,去了更好,耳根清静,因此叫阿玉骂了又骂,骂了又骂。

    KT是例外吧?阿玉也说他不错,叫我好好的小心他。怎么小心呢?也不过是听其自然罢了,叫我呵护着他,我还真没那么好耐心,当然我也没有精力跟他吵架,可是看样子我们还相处得不错。

    把衣服包包拖到门口,阿玉来替我开门。

    她在门口帮我忙,一边嗔怪我,“你这个人,什么来不及呵!忽然心急成这样子,干净起来了,连夜的收拾了整间屋子,还把衣服都洗了回来,以前出了虫,你还不理呢!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哪里去了?我怪心焦的,也没事做,只好做这些,你还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煮了点心。来吃吧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赤豆莲子汤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就是馋嘴。

    我关好了大门。看着灯光下的客厅,觉得力气没有白费。地方又漂亮又干净,这小屋子还是舒适的小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把功课都做通了?”她问我。

    我一边吃一边答:“没做通也算了,只要考试及格,毕得了业就好。阿玉,说不定我要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嫁谁?”

    “KT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阿玉说:“他像是一个负责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也是那么想,我也不小了,他既然有原则,有点钱,有学问,那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阿玉微笑,“你跟他结婚,我也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他没在我面前闹过笑话,他是罩得住的,是个读过书的人,我最怕是收到男人的信,英文信有文法错误,中文信有白字别字,我的要求又不高,只希望男朋友的英文稍微比我好一点,中文也稍微比我好一点,做人的态度也比我略进步一点,也就够了,我喜欢嫁一个事事叫我服贴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叫你嫁到了吗?”阿玉微笑。

    “等嫁过去了,在享清福的时候,你再风凉我吧。”无说:“现在还嫌早呢。”

    “嫁了就回家了?”阿玉问。

    “嫁成功了,自然要衣锦还乡的,”我笑,“这也是学回来的,不作威作福干什么?等几时?”

    阿玉笑,“你还不是那种人,你也不是乡下来的,还到什么乡去?”

    “叫你给看死了。那么我还是‘风流不在人知’吧。”我也笑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阿玉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又巴不得快点考试,考完试可以了一桩事,照咱们的成绩,断断不需要补考的,考完了就完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她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茫然的说:“阿玉,我们三年同学。三年就这么过去了,觉也不觉得。”

    她默默的收拾了碗盏,到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我很累,就上了床。被单是新的,躺下去特别的舒服,我也就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很长,是阿玉来叫醒我的。

    我一看钟,都八点了,幸亏我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出门的,匆匆忙忙打点好,就冲到门口,啊玉坐在驾驶位上,车子的马达“卜卜”的响,我连忙上了车。

    要是咱们永远不老就好,永远在一起,天天一起上学,放了学上图书馆,然后回到这小屋子来。

    天若有情天亦老。

    我们焉可以不老?我们弊在太多情了。

    到了学校,又大忙了一天,我与阿玉双双的回家,吃香肠夹面包,喝着香片茶。

    KT答应我今天来的。

    有男朋友就是这样不好,心里面多了一个人的影子,一点不得轻松自由,牵肠挂肚的。好处是有了男朋友,可以有商有量,有什么重担,也能有人照应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钟。

    阿玉笑说:“你放心,他一定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那种可靠的人,一言九鼎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就说到这里,我听见KT车子的引擎响,他来了。这些日子来,连他的车子都熟悉了,有一种温暖亲切的感觉,我一颗心落了地。随即又很可怜自己,像我这样的一个人,终于还逃避不了这种泥足深陷的命运,一个女人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以后又有什么好日子呢?想来想去,又想起那段百喻经来——没得到想追求,得到了怕失去,失去了又痛苦,于生时间,均无有乐,佛曰:人生唯苦为乐。得到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阿玉说:“你呆呆的做什么?还不去开门?”

    她放下了茶杯,开门去了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门外,KT不是一个人来的,跟他来的,是他的妹妹玫瑰。

    玫瑰戴着一顶狐狸皮帽子,一张似笑的俏脸藏在浅灰色的皮草里,一件蓝狐大衣。她的美是动态的,不可逼视的。

    我呆住了。

    我连忙站起来,走到门口。KT向我点点头,我十分的焦急,KT怎么可以把她带到这里来?

    阿玉却很大方的说:“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兄妹进屋子,坐下,我去做了茶。

    我呆呆的坐着,我从来没有这么呆过。KT坐在他妹妹身边,并没有跟我坐。

    玫瑰还是咪咪笑着,然后我发觉,她是多么厉害的一个女人,而她这么厉害,却是为了维护她自己,没有人好责怪她。

    我早说了,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大坏蛋,都是正人君子,算龙吧,他还大篇道理的呢,撇开他的道理不顾,他也没错,阿玉一早知道他是有妇之夫,愿者上钩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这样发过呆。从来没有。

    KT非常的惊异。他以为我是一个好脾气,无所谓的人,自从认识他以来,什么都听他的,无所谓,现在忽然说了一句这么样的话,他就发呆,然而他一个人还是走开了。

    我不是脾气好,我是懒得发脾气,找不到这么多情的对象,不如不发。

    我先说话了,“你们来了,似乎应该打一个电话来。”

    阿玉微笑,“没有关系,反正我们也空着。”

    我见阿玉没叫我走开,坐在那里不动。

    玫瑰说:“真没想到是这么漂亮的一位小姐,倒是我们家的福气——”

    阿玉笑了,她很少笑这么美丽的笑,她说:“算了,你来找我有什么用呢?说给你听你也不会相信,我跟龙不过是普通的朋友,他要是来,我就当一个朋友似的招呼他,他要是不来,我未曾主动的找过他,你放心,他并没有金屋藏娇,这破屋子,是我跟我女同学合租的,咱们付着房钱,爱招呼谁就招呼谁,不爱招呼谁就不招呼谁,没什么好说的。你请回吧,有什么话跟你丈夫说去。”

    阿玉说完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大乐,阿玉终于懂得做人之道了,孺子可教也,孺子可教!

    但见玫瑰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那个笑脸僵在嘴角。

    阿玉温柔的说道:“你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玫瑰轻轻的转过去,拉开了门,先走了。

    KT走到我们面前来,他诧异的注视我们两上,他说:“你们访佛是一个人,她里面有,你里面有她。”

    我还来不及回答,阿玉淡然的说:“人根本是差不多的。”

    KT说:“我明天来接你放学。”

    我送他到门口,他忽然说:“我以为自己蛮聪明的,这下子全走了眼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妹妹坐在车子里等他,他上了车,车子就开走了。

    我关籽门,上了三重锁。

    转身看阿玉,阿玉仿佛很疲倦的样子,她靠在沙发上笑了一笑。我想称赞她几句——这么快就把对方给打发掉了,还真不简单,才三言两语,就叫这现代王熙凤知难而退,连我阿瓦自命不凡,也做不到。可是见她这么疲倦,也只好闲嘴大吉。

    “去睡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她忽然说:“你的吉他呢?”

    我迟疑的说:“多年没弹了,干么?”

    “拿出来,弹个歌给我听听。”阿玉说。

    “你要听什么歌?”我奇怪。

    “去把吉他找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到床底下,把吉他盒子拉了出来,上面的灰倒是不怎么厚,我把吉他拿在手里,拨好了弦。

    “来,点唱吧,要听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,唱一个催眠曲吧。”她温柔的说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,唱了一支安眠曲。

    她拍手,“很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又弹了一个《彩虹妹妹》,咱们俩合着拍子唱了又唱,唱了又唱,终于累了,她打了一个呵欠。

    “睡吧,”我放下了吉他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又打了一个呵欠。

    我拍拍她的肩膊。

    我照例自己睡了。第二天闹钟把我闹醒的。七点半。

    我披上晨褛,居然做了红茶,然后就洗脸刷牙,换了衣服。

    我叫:“阿玉!阿玉?”

    她还没起床。

    我用毛巾擦干了手。

    我走到她的房间,把房门一推开,我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我慢慢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我可没有什么惊奇,我看着她的脸,看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很久,史出客厅,摇了一个电话给KT。

    KT问我:“什么事?我刚准备出门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一次好不好?”我说:“阿玉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呆了很久,在电话那边,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。

    然后他说:“马上来。”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我放下电话,走回房间里,看着阿玉。

    我又坐了很久,门铃急急的响了直来在清晨听来是非常尖锐的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去开门。

    KT脸色苍白,“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我没有出声,只是用手指了一指。

    他跌跌撞撞的进房去。

    他看了玉一眼,就转出来,打了好几个电话:警察局,医院……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她家的电话地址你有没有?我要打一个电报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“没有用的,他们不喜欢她,他们决不多花那个钱赶来看一张死人的脸。让英国政府办这件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KT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怕。”我说:“你在怕。”

    “阿瓦,我帮你理一理东西,你要搬家了,先到我那边去住几天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也没徽求我的同意,他把我的空衣箱拿出来,把我的书本、衣服,都一箱一箱的装好。

    然后警察,十字车都来了。

    邻居们照例探头来看。清晨,他们都穿着睡衣,有些已经换了西装,牺牲着上班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握住阿玉的手。

    KT解释着他的身份、我的身份、阿玉的身份。

    警察要问我问题,被KT阻止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把阿玉搬走,我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一个男护士很温柔的把我的手拉开,并且温柔的说:“一会儿就没事了,你坐着,一会儿跟我们去医院,医生会给你镇静剂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。”我淡然说。

    没有人睬我。

    他们急急忙忙把阿玉搬出去。

    没有遗书,他们说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KT扶着我。

    我们锁上了门,一起离去,KT把我的衣箱、包包杂物,都放在他的车子里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他们替我注射了镇静剂,并且吩咐了KT很多很多话。

    KT把我接到他家里,我就睡了。

    我真的是不怕。

    奇怪得很,不知道为什么,我特别想念学校里的功课,又缺了课,以后将不能缺课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醒来是呆呆的。

    每次睡得太多了,醒来总是呆呆的。

    我在床上靠了很久,然后想起,阿玉已经死了,以后上学吃饭看戏,我得一个人了,想到这里,有种无边无际的恐惧,我睁大了眼睛,瞪着天花板,这个时候,如果我可以哭一场,那种伤心或者可以消除一点,但是我哭不出来。我很为自己悲哀,几时开始,我已忘记哭的本能了呢?

    我站起来,发觉自己在KT的家里.

    对着镜子照一照,我的脸色是发青的,眼睛很肿。是的,到了我们这年纪,睡眠一不好。就像老了十年,我回头非得把这个发现告诉阿玉不可,但是猛地想了起来——阿玉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我呆呆的坐着,呆呆的对着镜子。

    我真是自私的,为了一个说话的对象,而勉强阿玉活在这世界上。她有她的选择,我应当尊重她的选择。这个世界不适合她,从来没有适合她。

    KT进来了,他问我,“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肚子饿吗?我煮了粥,起来吃点如何?”他问:“有火腿,家里寄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他替我披上外套,我们到厨房坐下。他为我盛好了粥,摆出四五色的小莱,我闻见很香,沉默的吃起来,吃了很多。

    KT在一边说:“你不要太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一眼,我并没有伤心,他为什么看不出来,我并没有伤心,我只不过未曾习惯阿玉已经离我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怪龙,也不要怪玫瑰,谁也没想到,她竟会这样想不开……一切已经太迟了,龙已经回家去了。他后悔得什么似的,玫瑰与他,看样子也没有多长了,你不要怪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怪他们?这与他们有什么关系?他们以为阿玉是看不开?为情自杀的?不不,事情不是这样的,他们不明白,阿玉不是为龙自杀的,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这年头,人是不能自杀的,但凡自杀,都是情杀,都是因为失去了一个人,活不下去了,龙一定喜欢往这方面想,以后日子,他可以沾沾自喜——曾经有一个女人为他自杀死去,玫瑰也喜欢这么想:有一个女人,不是她的敌人为他自杀死不去,玫瑰也喜欢这么想:有一个女人,不是她的敌人,所以自杀了。

    但不是这么一回事呢。绝对不是。

    换了是我,我是决不自杀的,非得好好活下来不可,免得这些莫名其妙的人起这种奇奇怪怪的念头。但是阿玉不理别人怎么说,她觉得活下去没有意思,就不活了。谁知道,或者她现在很高兴,或者她正后悔没有早一点死,或者她正笑我们依然在苦苦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完全不是那一回事,她死不是为了任何事,任何人,只是为了这是她的选择。

    我又添了一碗粥。

    KT担心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觉得歉意,跟他竟没有什么好说的,在这宗事情之前,我以为我终于寻到我需要的人了,我的要求不高,他已经远远超过我的所想所求,然而此刻我觉得他与其他人是一样的,没有分别的,我想了很久,想出一句话来。“粥香极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很勉强的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他说:“吃完了,你再好好的休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要去上学了,我一直没好好的做功课,现在是我努力一下的时候了,再不用功,像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代你请了假,你总得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我像神志不清的样子,我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吃完了粥,我帮他收拾了,我们坐在沙发上,他替我倒了一杯果汁。我再三的说:“我没有病,我很好很健康。”他总是不相信,我坚持第二天要去上课,他答应了。第二天我起了一个早,天气很好,地下照例是露水。我很憔悴,KT开车送我,讲好中午来饭堂找我,如果不舒服,马上接我走。到了学校,每个人苦无其事的样子,大家来问候我。是的,外国有这点好,他们不关心死人,死人对他们没有好处,他们只关心活人,这种态度,恐怕是很正确的吧?没有人提起阿玉,没有人。

    活着的人总得活下去,我觉得寂寞。

    午饭的时候,在饭堂里吃着饭,我用手指弹着烟灰。也不是生病,反正有种恶心的感觉,对这个世界的恶心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KT来了,见到我,他说:“回家休息吧。”他扶起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没有意思,即使毕了业,拿到了文恁又如何,即使觅得如意郎君,到头来子孙满堂又如何。我跟着KT回了家,他给我一杯热咖啡。从来没有喝过做得这么好的咖啡,KT简直是个全材。

    我坐着慢慢地品尝着。我是没有用的人,为了一杯咖啡就可以活下来的人。我对于世界没有希望,我该活得很好,我期望有人爱我,没有爱也过去了,可是希望有人爱我。

    KT说:“阿瓦,我有一件事与你商量一下。”我的目光转向他。

    “阿瓦,我想,我们不如早一点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结婚,我们去渡蜜月,听说巴哈马现在很漂亮,阿瓦,我们离开这里,你也别念书了,要不明年温习一下补考,你看怎样?”

    我温和的看着他,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我说:“KT,书一定要读完的,否则一辈子牵记在心里,总是不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目前你这样子,怎么吃得消功课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过一阵子就没事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阿瓦——”

    “KT,还有事我要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你说吧,说出来只有好,什么事,说出来就没事了,只怕你不说而已,你如果想哭,就哭好了。”我笑了,我为什么要说?除了阿玉,没有明白我的人;我为什么要哭,没有事是值得哭的。

    我说:“KT,我们不能结婚,我跟你,是两码事,咱们情不投意不合,不适合共同生活,你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一切都说得好好的.一下子变卦了,你……”他一脸的焦急。

    呵他真是一个不错的人,一个难得的人,但是他不适合我,我不适合他,我们不能在一起,他难道不明白?我可惜这一桩事,我可惜我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为了阿玉?”他问:“这件事我知道给你的打击很大,但是你得努力煽阂,她是她,你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我说:“她是她,我是我。她自杀身亡,我一点也不难过。如果她决定回家做事,我也不会难过,如果她决定嫁人,我也不会难过,她是她,我是我。但是因为她,我发现你不是我在等的那一个人。我既然等了那么久,不能错,我决定再等下去,如果他永远不出现,也罢了,但是我不能跟你,请你原谅我,你给足了我面子,我衷心的感激你,不过嫁人……我不在乎其他的事,嫁人总是要仔细想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瓦——”他的震惊与失望都使我难过。

    我握住他的手,“KT,对不起你,但是你一定能够找到更好的,相信我,你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KT低下头,他哭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KT,你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。至于我,我会找个房子搬出去,好好的写论文,好好的毕业,你放心,我觉得偷生是很伟大的,我一定会活得好好的,改邪归正的活下去,直至活到老死为止。”

    KT抱住我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明白。不能嫁你的原因。你有空会来看我吗?即使你结了婚,我也不会失望,不会介意,这个世界根本就是这么的一个世界,世界不会变,只好我们变了来适应世界,不值一文,可是我活着,我可以享受空气雨露蓝天,我活着,我情愿千辛万苦,毫无意义的活着,我始终没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,你放心,我总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我哭了。KT抱住我,我抱住他,我们终于哭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总有办法的。我总有办法活下去的,因为我是瓦,她是玉。

    (全文完)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