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换

    夜已深,布伟伦终于自花园回到屋中,随手关上所有窗户,今日佣人放假,一切需要亲自动手,他到厨房斟了杯冰水,一边关灯一边走进书房,然后他坐在安乐椅中,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他听到有人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看到一个年轻陌生男子站在书房门边。

    布伟伦十分讶异,“你是什么人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人倒还镇静,坐在椅子上没有动。

    那人苦笑,“布伟伦,你忘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叫林景良,记得吗?”

    布伟伦看着来人那颇为高大英俊的身型,实在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那林景良吁出一口气,“八六年歌唱训练班同学,算是同门师兄弟,我们曾经一块乘公路车、吃宵夜、追女孩子,你都不记得了吧。”

    布伟伦总算想起来了,“对,可是你到什么地方去了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那林景良嗤一声笑,“你红了,我没有,我在小酒廊唱歌糊口,大歌星自然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布伟伦沉默半晌,“你是如何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我就躲在杂物房里等到现在,我趁你家佣人出门取信该刹那乘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景良忽然精神一振,“我来杀你。”

    布伟伦仍然坐在书桌之后一动不动,那不速之客也有点佩服他的镇定。

    “来杀我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是我此行目的,今日你家佣人放假,屋内只得你我两人,我等候这个机会已有多年。”

    布伟伦大惑不解,“我同你无仇无怨,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林景良把放在口袋里的手缓缓取出,他握着一把枪。

    布伟伦看着枪口,“我与你多年不见,甚至不可能在言语间冲撞你。”

    林景良踏进一步,用枪指住布伟伦胸膛,咬牙切齿地说:“布伟伦,我恨你,在训练班,我俩无论外型声线台风都最为相似,可是幸运之神选中了你撇了我,你迅速走红,水准最低劣唱片都狂销三百万张,每一个姿势叫歌迷疯狂,而我,却一日不如一日,终于连小酒廊都嫌我是你的模仿者。”

    布伟伦讶异地看着他不语。

    林景良用另一只手掩着脸,过一会儿放下,痛恨地说:“有许多舞步,当年根本由我构思,可是世人居然说我是抄袭者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回到布伟伦身上。

    布伟伦自他眼神知道他受了极大刺激。

    “一切原本应该全是我的,因你挡路,我才一无所得,倘若除去了你,歌迷就会回到我的身旁。”

    布伟伦到这时才轻笑一声,开口问:“这么说来,你是十分羡慕我?”

    林景良点点头,随即狐疑地问:“你为什么不害怕?”

    布伟伦又笑笑,“正如你说,同门师兄弟,有何可怕?”

    林景良一怔,握紧手枪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在旁人眼中,我是一个那么值得羡慕的人。”布伟伦感喟道:“如果我没听错,你渴望做我?”

    “我渴望有你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布伟伦的声音更加温和,“不错,我的确有过风光的日子,幸运之神追随我好一阵子,唱歌走音,迟到早退,情绪飘忽,歌迷都不以为仵。”

    林景良愕然,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可是,你的消息不大灵光,我走下坡,已经不止一两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林景良忽然奋然为他辩护,“你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布伟伦哑然失笑,“谢谢你,你距离远,不知实际情况,让我把真相告诉你,我生意失败,债台高筑,毒瘾无法解脱,这还不算,唱片公司经理上星期才告诉我:‘阿布,公司特地雇了人守仓,因为仓库里堆满你那些卖不出去的唱片’。”

    林景良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布伟伦语气平淡,像事不关己,轻轻说下去:“相信你也听闻,我牵涉在一宗仇杀命案中,赔偿已超过千万,可是彼方兄弟尚不肯罢休,苦苦追逼,警方至今随时召我问话,精神倍受干扰……林景良,你不是真想做我吧。”

    林景良耸然动容,“你的朋友呢?”

    布伟伦苦笑,“自从走红之后,我已没有朋友,所谓最好朋友,只是最有利用价值之人,昔日伴侣已离我而去,你明白吗,除出名气,我一无所有,而我的声誉正以最高速度下堕,很快会归于乌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!”

    布伟伦叹口气,“到了这种时候,我为什么还要骗你,你还愿意与我交换身分吗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这是缓兵之计,你怕我杀你——”

    布伟伦抬头轻轻问:“林景良,你闻闻,屋内有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情绪紧张的林景良这才发觉满室通是煤气特有的臭味。

    他惊问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布伟伦悲哀地说:“快走,你还来得及逃命,今晚是我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刻,佣人全放了假,屋内只有我一人,可是你偏偏闯了进来。”他自抽屉中取出一只打火机,“我要点燃煤气了。”

    林景良魂飞魄散,“不,不!”

    布伟伦笑一笑,“我一去,你就可以代替我,让我预祝你成功,快走,我给你十秒钟时间。”

    林景良丢了手枪,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只见布伟伦疲态毕露,毫无生意,“连我都不要做我了,真没想到还有人想做我。”

    林景良猛地转身狂奔。

    他才跑出大门,就听见身后隆然巨响,玻璃震得粉碎,火团自窗户窜出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