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笑

    何家佩郑重地对梁小云说:“这种游戏不要再玩下去了,名誉弄坏了,吃亏的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小云嗤一声笑出来,“咄,家佩,我一不伤天害理,二不作奸犯科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够了够了,”家佩舞动着双手,“别再玩弄男性了。”

    小云笑吟吟,用一只手按住好朋友的肩膀,“别夸张,我何来天大本领玩弄异性,我只不过喜欢开开他们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做玩笑?”家佩很是激动,“把汪子斡叫到法国餐厅去吃饭,他到了,发觉有十二个不认识的人陪他吃,开了七支香槟,吃掉整个月薪水,这种玩笑有什么好开?”

    小云哈哈笑,可见家佩说的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家佩继续数下去:“与唐铭坚租了快艇出海,趁他潜泳,将快艇驶走,害得他身无分文,身穿泳裤,几经艰难才回得了家。”

    小云非常得意,“噫,我的事,你全知道。”像是杰作被人发现,踌躇满志地,摇头摆脑。

    家佩叹气,“长得略为俏丽点,也不该如此恶作剧。”

    小云说:“生活苦闷,若不懂自得其乐,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伤害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言重了,家佩,那些阿尊阿积,张三李四,有女孩子肯对他们笑一笑,他们就放出风流债主的姿势来,不教训教训他们,行吗,我劝你与我同一阵线。”

    家佩不以为然,“我从不替天行道。”

    小云又笑,“说得好,我就是替天行道。”

    家佩摇头叹息,“忠言逆耳,良药苦口。”

    过了十天八天,家佩又辗转听到小云的最新杰作。

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小云同组上司添罗宾逊对她有意思已不止一天两天,时常想约她喝一杯,那一日,小云终于叫他下班后到A会议室等。

    A会议室面积小,无窗,通常用来签署合同,罗宾逊推门进去,只听见小云的声音说:“别开灯。”又顺手推上了门。

    那罗宾逊讶异,可是又不愿放弃这飞来艳福,经不起引诱,便说了一堆不应该说的话,像“我没想到你会主动,小云就会在另一个地方另一种处境希望你也有好安排”等。

    正当他以为鸿鹄将至,会议室灯光忽然通明,十个以上的男女同事看着他叫“生辰快乐”,那罗宾逊差点没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那边厢梁小云还不放过他,笑吟吟问:“去你家,还是我家?”

    那罗宾逊年轻,皮薄,三天后就辞职了。

    家佩又大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罗宾逊不是坏人,你不愿给他吃豆腐,大可清心直说,不该叫他下不了台,坏了他衣食。”

    “蛇有蛇路,鼠有鼠路,你替他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心没人敢迫你。”

    小云说:“我追人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似乎有因由,家佩看着小云。

    小云不得不解释:“罗宾逊走了,现在是翁敬和替他。”

    家佩颔着:“我听过这个人,很年轻很能干。”

    “还十分英俊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据说他不知什么地方有点怪。”

    小云立刻护着他,“你别误信谣传,他挺幽默大方。”

    家佩没说:“你知我不赞成办公室罗曼史。”

    小云看看好友,声线忽然转为温柔,“你这座古老石山,你一生赞成过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梁小云对翁敬和似乎是严肃的,把以前那些玩世不恭,游戏人间的劣迹统统收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翁敬和与她始终维持着礼貌的距离,不亲近,可是也不拒她千里。

    家佩心中暗暗好笑:梁小云棋逢敌手了。

    某次,小云在公事出尽全力,争取到好几个客户,翁敬和大表赞赏,不觉说溜了嘴,“小云,真得好好嘉赏你。”

    小云立刻把握机会,打蛇随棍上,“那么,请我吃饭跳舞。”

    翁敬和凝视她,“听说,你最爱开男人玩笑。”

    小云一怔,心中诅咒那背后讲她是非之人,面孔上不动声色,“你怕?”

    翁敬和笑,“我不怕,我喜欢有幽默感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晚上七时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那晚小云一早就准备好了,她一改往日俏皮作风,老老实实坐在家等翁敬和。

    上一次,她可没那么安份,上次她故意说错门牌,让捧着大蓬玫瑰花的男伴到对家去按铃,那一家,住了两个白发婆婆。

    小云对翁敬和是认真的,她不打算作弄他。

    翁敬和准时出现,小云与他度过一个非常愉快的晚上。

    小云心底嚷:原来正常的约会也可以使人这么快乐!

    只听得翁敬和说:“没想到原来我们有这么多共同点。”

    小云凝视他:“但你有一双会笑的眼睛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翁敬和揉揉双眼,“这双眼睛没有看见你之前,也不过像一对死鱼眼。”

    小云仰起头笑,他俩是可以有将来的吧。

    翁敬和看看腕表,“小云,时间还早,我想带你去见见家母。”

    小云喜出望外,“好呀,这就去探访伯母。”关系又进一步。

    他们上了车,由翁敬和驾驶,一直往郊区驶去,一路上说说笑笑,梁小云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到了,可以下车啦。”

    小云依言下车,翁敬和紧紧握住她的手,小云喜孜孜抬头,“这是什么地方?风好大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翁敬和把她拉进一座花园铁闸,一边走一边回答:“这是华人永远坟场,”这时他指着一块墓碑大叫:“妈妈,妈妈,快来见见小云!”

    梁小云毛发直竖,尖叫,拔足而逃,穿看高跟鞋的她不知叫什么绊了一下,摔在地上,她顾不得损伤,爬起来继续狂奔。

    只听得翁敬和在身后叫:“梁小云,你怎么怕得如此厉害?我不过是开你一个小小玩笑而已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