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元之苦笑,“这段时间我成长不少,我留恋孔兆珍的身分,三号说料不到我会乐意扮演如此平凡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原医生不以为然,“孔兆珍绝不平凡,她爱家人,也被爱,她照亮家人的生命,她是好妻子好母亲,她的奉献她的成就非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元之不语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生为关元之,当然是做回美元之最自然,无论做公主还是皇后,始终不够做关元之自在。

    元之感慨,“我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只有原医生能够回答:“你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原先生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三号决定暂时不回来了,你呢?你的情况比较复杂,你的身体不能长期荒置。”

    元之慌了,“你们不会将关元之的空壳子给别人应急吧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也许谁手持曼勒符来到,我们不得不立刻做出决定,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元之气结,“原先生,你简直是挑战创造主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原氏连忙更正,“上帝安排一切,曼勒只是执行它的旨意行事。”

    只有愚昧人说,没有上帝。

    “元之,孔兆珍能够做的一切,你已代她做完做妥,回来吧,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原医生这时变了拘魂使者。

    “我得办一办身后事。”

    元之挂上电话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不知要应付多少繁文缛节。

    首先,元之要确定庄家衣食不缺,孩子们的教育费都齐备,第二,元之要同孩子们上课,叫他们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她先在小明身上下工夫:“妈妈也许要到一个比较远的地方去办点事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此言一出,明儿脸色即变,“上次你进医院,也是这么说,妈妈,请不要再去办什么事了。”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庄允文把这情形看在眼里,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元之抱怨,“你为什么不帮忙?”

    “帮忙?告诉他们,母亲将要离开,一去无踪?”

    “母亲也是人,母亲也需要透透气,母亲也应有假期。”

    “错,母亲一开小差,就不是好母亲。”

    元之愤慨,“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”庄允文终于忍痛答,“要走的话,你走吧,你可以放心,这里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元之一呆,没想到庄允文会牺牲自己来成全她。

    庄允文低声说:“还你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们——”元之哽咽。

    “我会慢慢向他们解释。”

    元之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原不是我们家的人,你帮我们已经够多,莫说我无法逼你留下,即使可以,也太过自私了一点,兆珍,你走好了。”他别转了头。

    元之什么都没有听见,庄允文屏着气息,但是元之知道,他哭了。

    元之轻轻说:“或者我应该向你解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……”

    庄允文心灰意懒地挥挥手,“我不想知道个中原委,”他用手抹了抹面孔,“我与孩子将失去你是事实,与其浪费时间精神研究为何你要离开,不如集中力量克服将来生活中的困难。”

    庄允文又一次使元之深深感动。

    “届时我送你走,不必让孩子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元之嚅嚅,“珠儿会哭。”

    “幼儿的泪水,遇风即干,他们很快就会成长,不用挂念。”应允文异常磊落。

    元之拨了几个电话,已安排好后事。

    庄母一把年纪,自然看出苗头来,一颗心忐忑不安,拉着元之说:“兆珍,有什么事,慢慢商量,夫妻是一辈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元之原先也以为是一生一世的事,可见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“允文有什么不对,你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好,我很敬重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是,你原谅我一大把年纪,也活不了多久了,不要与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元之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兆珍,老人多数小器、专制、噜嗦,我搬开住了可好?我不烦你们。”

    元之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临走那晚,元之躺床上,忽然觉得有人抚摸她的脸,张开眼睛一看,原来是小珠儿摸到她床前来。

    元之奇问:“你是怎么爬下床栏的?”

    小珠儿咧开嘴笑。

    元之把她捧到膝上,心酸地说:“来,同妈妈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她乖乖坐在元之膝上。

    “妈妈下次见你,或许你已长大成年了。”

    元之用鼻尖贴着幼儿的鼻尖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元之清晰地听到小珠儿叫她:“妈妈,妈妈。”

    终于说话了,终于肯叫妈妈了。

    元之紧紧把她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元之已习惯孩子小小结实的身躯,活泼泼的小手与小腿以及那份重量。

    她实在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由此可知孔兆珍临去之前是多么的伤心。

    元之不但替自己难过,也替孔兆珍以及普天下的痴心母亲难过。

    幼儿很快再度入睡,元之把她轻轻放回婴儿床。

    她更换衣裳,悄悄出走。

    谁知庄允文在大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元之颔首。

    “不带走一针一线?”庄允文问。

    元之答得好:“均是身外物。”

    两人静静出门。

    庄允文问:“我应该送你到什么地方去?”

    元之答:“你自医院把我接走,再度送我返市立医院好了。”

    庄允文默默驾驶,这样好涵养的人,迟早会有出息。

    车子驶到医院大门口停下来。

    元之温柔地说:“允文,再见。”

    应允文却说:“这位小姐,无论你是谁,多谢你救庄家于水深火热,我与孩子们永志不忘。”

    “允文你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日方长,希望我俩可以再见。”

    元之与他紧紧相拥。

    片刻分开,庄允文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元之硬着心肠下车走远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头望。

    她一直走一直走,直到身边响起三号的声音:“场面动人。”

    元之勃然大怒,暴喝一声:“你懂得什么!你只是一个机械人。”

    三号一呆,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,骤然停止脚步。

    不过它随即看到美元之脸颊亮晶晶,都是泪水,呵,原来她伤心了。

    三号一向觉得眼泪是人类身体至奇怪的一种分泌,本来用作杀菌及润滑用,可是当人类真正悲哀的时候,他们自然而然会得流下眼睛。

    三号的气消了。

    元之也蓦然转过身子来,“三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三号慷慨地张开双臂,把流泪的元之抱在怀中。”

    “原医生吩咐我来接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上了那一家人,不舍得他们?”

    元之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千里搭长棚,无不散之筵席,有缘日后自然会得相见。”

    元之想到小珠儿醒来见不到她会哀哀哭泣,不禁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三号安慰她,“隔些时候,自然会淡忘,时间治愈一切忧伤。”

    元之颓然,“三号,你若在世上来久了,只怕也会伤心。”

    三号勇敢地笑,“那是一定的,不然古人怎么会感慨‘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’。”

    一辆黑色小车驶过来停在他们前面。

    三号说:“元之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元之掩住胸口,她觉得五脏六腑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住似的,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终于又回到曼勒研究所了。

    原医生迎上来,“恭喜你元之,你终于可以做回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元之低着头垂着手,似一个罚站的小学生,并无欢容。

    原医生看她一眼,笑道:“元之,真没想到你会那样难满足,这又不是,那又不是,现在竟连叫你做回自己也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元之苦笑,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“由此可知人心是多么不足。”原医生嗟叹,“世上可以说并无快乐的人。”

    元之吞一口涎沫,想张口说话,终于又忍住。

    “你是曼勒研究所特殊客人,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进进出出这许多次。”

    元之终于轻轻说:“别再打趣我了。”

    原医生也叹口气,“小宇宙航行次数如此频密,并非好事。”

    元之突发奇想,“原先生,曼勒的科技可否进步到使小宇宙能够随时进出许多具身躯?”

    原医生没好气,“你想同时做关元之与孔兆珍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毋须等曼勒进步。”

    元之双眼一亮。

    “世人称你形容的那种人叫疯子,一忽儿做皇帝,一忽儿做乞丐,随心所欲。”

    元之气结,只得噤声。

    不过她仍然向往有那一日:江香贞林慕容孔兆珍的身体都放在衣帽间,随意等关元之使用,爱做谁就做谁。

    关元之呵关元之,你已是奇人奇遇,缘何还频发奇想。

    果然,原医生这样说:“元之,做回你自己之后,一有健康,二有财富,你会是世上最幸运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元之不作声。

    隔良久她说:“人间许多健康富有的人非常非常的寂寞。”

    原医生说得很含蓄:“如果你懂得运用你所有,不难解决难题,找到亲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那样的亲友,我要的是孔兆珍那样的家人,在我蹦、损、烂、坏、病的时候,他们都不离弃我,一直呵护我,耐心等待我复元、起色。”

    原医生颔首,“孔兆珍确有这样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元之用手掩脸,“关元之呢,关元之会有那样幸运吗?”

    “你已有一班好友。”

    元之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,“是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梁云、吕一光、麦克阿瑟,还有曼勒三号,都是她的好友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元之听到轻轻一声呜哇,她跳起来,“宝宝哭了”,立刻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曼勒研究所哪里有婴儿,那不过是一直蹲在原医生脚下的一只猫儿,睡醒了,伸懒腰,顺带咪噢一声,惊动元之。

    元之失望,“原来只是一只猫。”

    原医生笑,“你可别看轻这只猫。”

    元之吓一跳,这时,那猫儿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只老猫,自有它的故事,有空我慢慢同你说。”

    老猫又呜咽几声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元之又想起她撇下的幼儿,内疚之至,整张脸都憔悴了。

    “元之,你且休息休息,我吩咐曼勒七号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七号同三号一样忠心?”

    “它们是机械人,源自一套零件,性格自然相似。”

    元之放心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七号一见她就活泼地打招呼:“关小姐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七号,我不大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关小姐,不要紧,困难可以慢慢克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,你都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我读过你的档案。”

    元之吁出一口气,真好,不用多费唇舌。

    “我先陪你去看看关元之。”

    对,也该去看看她了。

    关元之静静躺在一具玻璃维生器内,脸容安详,双手交叉叠在胸前。

    七号如介绍新车模型般说:“你看,一切都修理妥善,新的骨髓,新的发育细胞,你发觉没有,她长高了,也胖了一点,脸色红润,比从前漂亮得多。”

    元之一看,果然一如七号所说。

    但是陌生的感觉油然自心底生出来,这个少女是谁,真是关元之吗?

    她若不回去,关元之的生命历程就到此为止,她若回去,关元之就得以生活下去,多么微妙。

    七号指指玻璃罩,开了一个玩笑,“睡着的关元之莫非专等心上人来亲吻她一下,好从此复活。”

    元之惨笑。

    七号见她郁郁不乐,故劝说:“关小姐,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元之唯唯诺诺,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要它,我们在必要时会把它给别人用。”

    元之看着天花板叹口气。

    一切机会都转瞬即逝,非立刻抓紧不可。

    七号问:“满意不满意?”

    元之只得说:“好,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奇怪,无论做什么人,无论是哪一种生活方式,都似乎得苦中作乐。

    没想到有一天,关元之连做回自己都觉得有困难。

    她的焦虑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关元之还那么年轻,前路茫茫,不知多少事要等她去应付,她甚至还没有恋爱过,想起来都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七号诧异问:“关小姐,你双手为何颤抖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怕做回自己?”

    元之实在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七号喃喃道:“难怪那么多人说第二天不想睁大眼睛起床,原来就是怕做自己。”

    谁说不是。

    “醒来之后,够你忙的,镇亚重工一天的收入为八位数字,”七号咭咭笑,“光是数钞票已经累坏。”

    “镇亚后人还在同关元之打官司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消息不灵通,他们早已输了,老先生早有预谋,起码有七位以上的名医证明他立遗嘱时心身健康,姜是老的辣。”

    元之仍然心有重压。

    小珠儿不知怎么样,她不知为何如此牵记那小家伙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来,那可是她的孩子呵,当然疼爱到极点,元之不由得恍惚起来,不不,是孔兆珍的骨肉,与她无关,可是她做了那么久的孔兆珍,一并连兆珍的孩儿也接收过来了。

    七号细细观察元之的表情,揶揄地:“念念不忘前生之事?”

    七号比三号更加智慧点。

    它带元之离开实验室,关上不锈钢门。

    元之这才发觉她们站在一条长巷里,两边都是一扇扇门,编着密码,静悄悄,光线柔和。

    元之问:“七号,屋里都是些什么实验?”

    七号答:“呵你不会想知道,在常人眼中,许多簇新的科学实验都是相当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元之识趣。

    “譬如说,照相机刚发明时,很多人相信它会摄取灵魂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试想象门内一切实验都是初步实验,元之,你这样出去,也惊动过若干人吧。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一扇钢门被轻轻打开,一个机械人出来。

    七号有礼地与同伴招呼,“十五号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七号。”对方回礼。

    “十五号,你的工作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“非常顺利,谢谢,原医生对实验结果十分满意。”

    元之一则没有心情,二则不想探索曼勒的隐私,只是低着头垂着手不语。

    谁知这样反而引起十五号注意,笑笑说:“这位小姐恁地不快乐。”

    被它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十五号笑着说下去:“我的实验正是寻找人类快乐的元素。”

    七号大吃一惊,“如此虚无飘渺的实验,一定异常艰辛。”

    “尚可,正如我说,原医生对报告满意。”

    元之缓缓抬起头来,“请问,快乐的元素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经过抽样调查、比较、研究,我们发现一件真相,首先,人类必须承认生活中有苦有乐,方有资格寻找快乐。”

    七号首先嗤一声笑出来,“这是哲学报告,这不是科学报告。”

    十五号也笑,“不久将来,报告自会做内部公布,届时你自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它俩笑着话别。

    原来原医生要照顾的个案有那么多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拨冗来探访元之。

    “为何闷纳,元之,莫非是留恋外边花花世界?”

    “原先生,我可否与庄家联络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原医生明知反问。

    但愿所有家长都似原医生那般开明、大方、谅解、幽默,以及尊重小辈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元之立刻知错,“我不该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会来探访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们允许伊安麦克阿瑟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元之总算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与她聚聚旧。”

    “林慕容呢,她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世上某处,但是她的小宇宙已经消灭,你不会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原先生,小宇宙幻灭之际,是否化为一连串蔷薇色的泡沫?”

    原医生答得好,‘用p只是少女的憧憬。

    “没有一声嘭,也至少有一声呜咽吧。”

    原医生叹一口气,“不,什么都没有,无声无色无相无嗅,它纯粹消失在空气中。”

    元之打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下午,麦克阿瑟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真令人高兴,他仍然对新的他那么满意,精神奕奕,神采飞扬,呵世上毕竟还有快活的人。

    “元之,”他先亲吻老友的面颊,“快来看我替你争取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元之关心的完全是别的事,“梁云与吕一光可好?”

    麦克阿瑟惋惜地说:“你像所有的二世祖一样,对上代的功绩事业全然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元之说:“你有意思的话你去管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立刻同你去签立凭据,但请先告诉我梁云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梁云?她正忙着筹备婚礼。”

    元之一怔,十分惆怅,虽是意料中事,亦觉得进度略为迅速。

    “请我们担任男女傧相呢。”

    元之咧开嘴笑了,“伊安,你的生涯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元之,相信我,做男人的压力也十分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男人必须在工作上有建树,否则,男女老幼都看不起他,这件事说难不难,说易不易,幸亏我此刻最大的户口是镇亚重工,谢谢你,元之,那真是一个好开始。”

    元之只挂住她个人焦虑,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把活动据点自苏格兰搬回老家。”

    元之却问:“他们打算举行盛大的婚礼吗?”

    “不,简单的教堂婚礼,只请双方父母及三两友好做见证。”

    元之希望她赶得及去参加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明天你就可以离开曼勒。”麦克阿瑟安慰她。

    元之只是苦苦的笑。

    麦克阿瑟这时低声说:“你放心,庄氏诸人生活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有想念我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元之哭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手术,同上几次没有什么不同,元之早已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她醒来时嗯一声,觉得神清气朗,伸一个懒腰,渐渐回忆起前尘往事,不禁唉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只听得四周围有声音说:“她,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元之笑笑,睁开眼睛,能够做回自己还是好的。

    关元之,二十岁,生命才刚开始,一如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。

    这次离开曼勒研究所之后,她再也不要回来。

    她首先看到的,是原医生的脸。

    元之笑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原医生看样子很宽慰,“哪里哪里,我们总算不负所托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七号说:“这一面曼勒符可以正式注销。”

    “三号呢?”元之想起来,“我的天,它居然还没回家。”

    七号感喟,“乐不思蜀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原医生咳嗽一声,似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元之问:“可以照照镜子吗?”

    七号过来,捧着一面镜子,微微屈膝,侍候她。

    元之连忙挽起七号,“不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她看到了自己,清瘦的脸,小个子,略带娟秀。

    不错,这真是关元之。

    几经转折,她终于找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元之抬起头笑,“我还要去参加梁云的婚礼呢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原医生又咳嗽一声,看七号一眼。

    七号只得说:“呃,元之,吕一光与梁云的婚礼已经举行。”语气无奈。

    元之一愕,“呵,我错过了热闹。”颓然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给你的帖子。”

    元之接过一看,“呵,七月十一日,今日几号?”

    “七月十四。”

    “呵过期三天,我得向他们道歉。”

    抬起头,看到原医生一副尴尬相。

    元之一向精灵,立刻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妥,马上站起来检查自己全身。

    “错在何处,嗄?”她凶霸霸问七号。

    原医生在这个时候,不得不开口了,“元之,仪器出了一点故障——”

    “嘿!”元之不耐烦,“你们还是曼勒研究所不是?做起事来像一班没有经验的业余人士!”

    原医生并无为这点申辩。

    他说下去:“元之,我想告诉你的是,在这次小宇宙转移中,你失去了五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元之瞪大了眼睛,五年,整整五年时间,她生命中一千七百多个日子,竟为曼勒研究所一班大意科学家的谬误而一笔勾销掉。

    她不能置信,她这一觉竟睡了五年整。

    原医生喉咙好似不大好,他又模糊地咳嗽一声,“我代表曼勒研究所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一句对不起可以作数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关元之失去的已永远失去,打死这一干研究员也于事无补,不如大方点把委屈吞到肚子里去算数。

    原氏看着少女脸上开头现出十分恼怒的样子来,随即阴晴不定,但稍后渐渐平和。

    原氏有点佩服这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对于不能挽回的事,何必拼死命执著难为他人与自己,使大家都下不了台。元之想到不久之前她与她那病躯来到曼勒研究所时根本一无所有,经历了数次手术,加减乘除,她得到的,说什么都比初来时多,既然如此,就不应斤斤计较,逼人太甚。

    元之心情已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五年是一段悠长的岁月,争气的学生可利用五年时间攻读到硕士与博士学位。

    喜欢孩子的女子可以一连生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精明的商人能把财产翻好几番。

    即使什么志气也没有,也可以倚在露台,看千多两千次日出日落。

    元之这损失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她惋惜地说:“且是生命中比较好的五年。”

    七号说:“曼勒研究所会设法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元之大声叫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要再同曼勒的实验室打交道了,他们的补偿极可能匪夷所思,譬如说像多给美元之一条手臂之类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回家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家,元之随即想到,什么家?

    她并没有家。

    来曼勒之前,她是一个病人,做病人之前,她在孤儿院长大,一切还待从头开始。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已为你准备好一个完善的家。”

    元之微笑,“你的意思是,一间应有尽有的公寓?”

    原医生无奈,“是。”

    元之站起来,“谢谢你,原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永远欢迎你。”原氏由衷地说。

    元之与他紧紧握手,五年过去了,原医生一点不见苍老,他一举一动,无时无刻不散发成熟男性魅力,元之自觉已与原医生非常熟稔,因熟不拘礼地问:“那位来自英仙座的女士好吗?”

    原医生脸上露出非常复杂的神情,过一刻,他轻轻说:“山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。”

    哦,元之想,这一段感情大抵没有善终。

    “七号,送元之出去。”

    七号握住元之的手,笑嘻嘻地问:“这一觉睡得可好?”

    元之答:“以后我都不再有渴睡的藉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吕一光与梁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对在五年前已举行了婚礼。

    他们在门口等她,一见面,梁云就奔过来拥抱元之。

    “元之,元之,这才是我的老朋友关元之。”

    梁云胖了,喜孜孜地,可见婚姻生活十分适合她。

    阔别五年,恍若隔世,元之只会得说:“远道而来,飞行万多公里,只为着接我?”

    梁云笑,“现在交通十分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吕一光呢?”

    梁云转过头去,“一光,一光。”

    吕一光自车中探身出来,使元之惊喜交集的是,他左右手臂上各骑着一个幼儿。

    看仔细了,一般大小,一男一女,分明是对孪生儿,已有两岁左右,雪白的脸,乌黑的头发与眼珠,可爱到极点。

    这触动了元之的心事。

    呵她也有一对子女,不不不,那是孔兆珍的子女,但,也是关元之的孩子。

    五年过去了,元之对他们并没有淡忘。

    梁云见元之怔怔的,搂着她肩膀说:“先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家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的家楼上,大家好照顾。”

    一定是原医生的主意。

    元之沉默地接受安排。

    “伊安麦克阿瑟把你的财产智慧地做各项投资,你此刻真正富甲一方了。”

    元之脱口而出:“那真得多多捐助有需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阿麦自然会照顾到。”

    五年后,飞机航程已缩短一半。

    元之不关心这些,她只怕沧海桑田,庄允文一家已不在当地居住。

    庄家是关元之惟一的亲人了。

    心不由主地要回去寻找他们。

    元之心神恍惚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梁云一直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安顿下来之后,她陪她找到庄家旧址去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